出發前的早上

 

img_9929

我一直都很喜歡擁抱,比牽手喜歡很多。
最喜歡的是,圈著對方的脖子,胸膛緊緊靠在一起的那個瞬間
那個當下,很扎實地感受到彼此的溫度、氣味、順帶地的掂量了對方背的厚實度

因為是個矮小的女子,在擁抱的過程裡,經常是用頭靠著對方鎖骨下方胸部上方的區域
會出力,把手圈緊,把對方緊緊圈進我的懷裡
或是幸運的,可以把頭埋在對方的頸後(嬌小女子的擁抱聚會)

謝謝你們,我是這世界最幸運的人,
想把你們都抱得緊緊的,很緊很緊。

 

廣告

異域混血

 

旅行是後天混血的過程,每一次旅行就混一次異國的血。我雖然不能改變先天的血統,但藉旅行如此大量而快速的感官交換,我猶如經歷異國自體混血,讓我的靈魂產生質變——我可以自由換算幣值,瞬間調好時差,馬上適應當地天氣與飲食還可以馬上學會殺價的技巧 ,變成以後會常回去看海的希臘人後裔,20/365天的西班牙人、喝進三杯匈牙利公牛血的後天馬札爾民族、半個月的印度人、十三天的摩洛哥伊斯蘭教徒⋯⋯旅行越多次,別人就越看不出我是哪裡人,看不出我的年齡、星座、血型。唯有後天混血,才能保留最好的基因優勢,在高速汰換信心的人生起伏中,樂觀不敗。——李欣頻

最用心的把五官打開的時候,是出國的時候。
下機後,聽著機場廣播著自己不熟悉的語言,看著周遭不同五官、膚色的面孔。

把全身毛孔都張開,恣意吸收異地種種的時候,是我最快樂的時候
期許自己能在一年的旅程裡,勇敢地在異域混血。